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我们总说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殊不知,每次进步、发展的代价何其沉重、巨大,多少仍在、将要孕育的优质生命停在了遗忘的故宫里,就连收藏也未能来得及。不过也正是这些知名、不知名的牺牲者,造就了又一个全新的时代。

ACG的圈子里,沉浸了不同年龄段的爱好者,上至耋耄之年的老年人,下至舞象之年的少年人,他们不记时间,畅聊甚欢;犹记时间,不分老少、彼此。似乎在这个地方,一切问题不再是问题,因为共同的话题;一切道理不再是道理,因为既定的真理。这是群可爱的人们,纯粹的人们。不过再好的事物总有生命可寻、可谈,文化同样如此。当慢慢回头看,往往发现那些辉煌与巅峰总立身后,前辈留下的经典仍旧脍炙人口,让人流连忘返,确实也不失了经典这个散发怀旧气息的词语……所以就这么看着,看过去,看过来,从前到后,喜怒哀乐,直至于欢声笑语中发现如今的ACG,变了很多。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起源于日本,发展于世界,ACG,或说ACGN,一个圈子括4个领域,不说人文、不计群体,谈情感、聊生活,总也有的聊,有趣。自从人类发明文字,记录昼夜活动开始,就注定了小说的出现,随后工具诞生,描绘情感,最早的艺术诞生;长久的区域领地划分,逐渐界定了习俗,圈子形成,此后有了文化的雏形。因此谈到如今的ACG,笔者希望从小说谈起,至于ACGN之说,不置可否。文字是最基本的东西,虽说绘画更早,但由于“信手涂鸦”与“目的指向性”,要说“有文字才有文化”,应不算胡言乱语,所以硬要列个条条框框,列个顺序的话,该是NACG尚可。不过NACG确是不美观,饶舌尚费劲,对强迫症人更是种折磨,所以命名这东西,还是习惯成自然的好,真较起真,头疼,难受。话说回来,ACG也好,ACGN也罢,都是华语文化圈的叫法,所以难免被海外误会,被错误理解,不过这点就是另一个话题了。那么,我们就试着从这个“N”谈起,从这本轻小说开始吧。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周刊少年JUMP 官网首页

 

谈及事物,总要说上几句来源显些高格,实际本是个陈述事情的方式罢了,而关于轻小说的来源问题,无从详细的追本溯源。不论是集英社的创刊,或者冰室冴子的出道等,都是个模糊的时间线,无法具体下来。本来这种文章体裁的事情,确实也并没有明确的日期以供查阅。虽说起源问题无法探求,不过发展的起兴还是有迹可寻的。轻小说于上世纪70年代开始,20年后,幻想出现,指明方向,注重现实,走入内心,而发展过程中的染指,终究还是让幻想回到现实,进而逐渐走入了世界系,走向了新文学。

 

谈到轻小说的发展,还要从上个世纪50年代谈起。1950年的日本活的并不自由,二战的烙印与美军的驻扎,使这个不大的岛国遍体鳞伤,政治的方向,让人民深陷堆积如山的瓦砾中,男女比例的失衡,使一夫多妻的现象比比皆是。那个时候的日本街头,倘若说得上几句英语,必定要活的滋润些。我们说乱世出英雄,虽然这种自作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苦痛难耐,不过似乎正是这种难耐的痛苦,得以让松本清张握紧了笔杆。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吸血鬼猎人D》

 

1950年开始,松本清张的“社会派”以揭露和批判题材,掀起了两波本格文学热潮,一个人建立的基调,唱了30年,几百个好手脱颖而出,宗师之名坐的厚实。不过历史是个大车轮,转的慢,行的远,不停地、不停地督促着人类发展、进步,直至改朝换代。20世纪末,全球信息化革命到来,这个类似“经济领域的地震”震碎了陈旧的产业结构,震出了日本的新产业,带动社会进步,减少犯罪动机,人民思想解放,幻想开始出现。也是这个时候,社会派与本格派的批判与揭露淡出历史,惊悚、幻想等战前变格派思想被创造性的继承,而轻小说70年代的奇幻思想亦受到重视,并得益于80年代《吸血鬼猎人D》等传奇作品的传奇热潮,集英社、角川文库相继而起,乘着大势、扛着大旗,推动着,接引了90年代的幻想,留下了《罗德岛战记》、《天地无用》等时代作品,高歌了20世纪末。可幻想终归是幻想,总要有个头去看看现实,看清了,落下来后,也就进入了21世纪。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不吉波普不笑》

 

战后持续增长的景气没能维持下来,反而产生了经济泡沫,刚极必折差不多是这个道理。也许正是泡沫一碰就破后的危机感将日本拉回现实,并促使其做出改善,重新刺激、激励了自己,刺激了作家的大脑,刺激了轻小说的与时俱进,于是幻想走进现实,相得益彰,世界系被开创,通向罗马的大路就此条条打开。其中1997年的一部作品承前启后,算得上是世界系先河的鼻祖,即是今年1月份大家耳濡目染的番剧——《不吉波普不笑》。此后,得益于基本完善的日漫体系,电击文库、富士见文库凭借《魔法禁书目录》、《刀剑神域》、《全金属狂潮》等知名作品至一日千里,撵上角川文库的脚步,三国鼎立。而随着轻小说加入ACG大军,作家又纷纷为“动画化”展开激烈竞争,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然而豪杰皆凡人,终归逃不开利益二字。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浪客剑心北海道篇》移刊

 

2000年后,轻小说进入三国时代,动画化潮流当道,媒体协作竞相博弈,在权费愈加高昂的市场,价格便宜的深夜档尤为吃香,于是大批作家分分“放权”、“秉政”,转入夜间工作,终于自成习套。常言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此话果然屡试不爽。所以,在这种廉价的习套确定后,标新立异的轻小说产量开始下降,动画化简单、轻易,作家自然对作品少了些细腻感,少了些细心培养的感情,甚至丢掉了它,因此也注定了短命的结果。若说这是轻小说步入低谷的标志,未免太过简单、片面,说话要有理有据,写东西同样如此,之所以21世纪的轻小说渐显低迷,最大的原因还要说到互联网,说到媒体,说到如今被日渐侵蚀的ACG文化。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21世纪初的那几年过的很快,小泉的“新世纪维新”在一片谩骂与讥讽中,实现了日本战后经济57个月的持续增长后不久,完美下台,接手他,或者说挤下他的,正是如今的安倍晋三。而对于轻小说来说,在经济略显回升的这些年,世界系、SF元素撑台立柱的同时,上世纪末的萌系逐渐被作家多样化,使得“杀必死”、“绝对领域”等词汇广泛普及,御宅疯狂呐喊,人群不断壮大。而就在人类步入千禧年后,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与科技革命,一次次的,层峦叠嶂般的疯狂加速,仅用十余年就改变了人群生活习惯,打破传统阅读方式,将轻小说拉入信息化时代。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角川书店出版社董事长:井上伸一郎

 

全面信息化的到来让媒体蓬勃发展,得以让信息遍布全球网络,读者层两极分化严重,电子书大行其道,文库本销售下降,市场处境堪忧;此时,传统的文库本落后时代,利润较高的单行本登上舞台,状况稍显好转,在时代的背景下,始终是杯水车薪,权宜之计。然而我们身处的时代,有落后的人,也必定有走在前列的人。当ORICON的陈旧技术和思想一般,未能审视夺度、未雨绸缪时,以角川文库《新文学宣言》为首的巨头们,开始将轻小说向以网络小说为主的“新文学”过渡,直至正式确立。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OVERLOAD》

 

此后,传统轻小说的动画化脚步逐年放缓,文库新人奖甚至无人问津,新文学体系下的网络小说顺应时代,“成为小说家吧”等,类似“起点中文网”的Web投稿网站人气火爆,使得新体系文库如雨后春笋,竞相冒出,《OVERLOAD》、《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等佳作层出不穷,动画化持续输出,迅速占领一线市场。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该是“英雄文库”。短短6年间,这个2012年成立的新新文库,凭借一名编辑夜以继日般20个小时的工作,不停的在“成为小说家吧”挖掘作家与作品,硬是成功的在市场站稳了脚跟,堪称业界狠人,令人闻风丧胆,不寒而栗。由此,新文学体系的市场价值可见一斑。不过,新的体系结构毕竟年轻,即便再过成熟,网络小说始终是网络小说,当面对指数增长的时代科技与素质全面提升的受众人群时,只能是差足继武,气象已不待矣。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丹特丽安的书架》

 

“网络小说大赏”如日中天的日本,新文学体系下的内容付费趋向完善,也标志者时代对ACG文化的侵蚀逐日严重。当传统挪开位子,腰斩的被腰斩,移刊的被移刊,除去成熟稳定的连载作品,新生的传统体系小说大多由于市场变化带来的稿费、版权费问题而夭折,令人叹息不已。其中较为出名的例子,当属三云岳斗。该作者此前曾凭借推理小说《古殿》拿下年度评选最高奖,畅销日本,与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并列最受欢迎图书。随后2008年的《丹特丽安的书架》构思巧妙,动画化进展快速,大受好评,无奈终因“出版社分歧”之说停刊,转而向新文学体系下的肉番靠拢,造福社会,这般境遇的作家业内不再少数,不置可否。朝堂之上,传统轻小说渐行渐远;殿陛之间,新兴网络小说尝食厚禄,往日的英雄终于还是不在了。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如今的轻小说新了很多,又老了很多,动画化的作品创调之才高,但恨创意之才少,即便是新年人气居高不下的《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盾之勇者成名录》等新文学体系作品,对比2004年的《无头骑士异闻录》,以及6年前的《落第骑士英雄谭》等同体系前辈作品,仍旧在打斗场面、剧情紧凑、后期疲软等实质内容问题上差强人意。不过凡事非绝对,事物有两面,注重内容、剧情的动画化低走,使得主攻恋爱、百合等讴歌青春的题材节节攀升,这么一想,如今轻小说的走势确实也顺应了这个时代的受众的需求。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

总结

从诞生到发展,互联网的影响、产业体系的改变、质量品质的下降与上升,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总有逻辑可寻,直到发现它们异常紧密的关联关系。我们总说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殊不知,每次进步、发展的代价何其沉重、巨大,多少仍在、将要孕育的优质生命停在了遗忘的故宫里,就连收藏也未能来得及。不过也正是这些知名、不知名的牺牲者,造就了又一个全新的时代。轻小说如此,漫画、动画又何尝不是,游戏又何尝不是?

找短篇鬼故事找新番小情报找电影找美女找源味新番动漫情报
源味漫谈 » 看轻小说发展,思ACG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