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个很恐怖或细思极恐的鬼故事, ​​​看完倒吸一口凉气!

#1.@杰斐逊:

 

以下故事,全部来自于我二妈个人的真实口述。

这是一个我身边人发生过的一个真实的且令人头皮发麻的故事吧。

我老家在山西的晋西北,那里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区。著名的“走西口”指的就在这儿,我们这比较干旱一些,另外以前这的人住的还都是窑洞。

我父亲兄弟二人,因此我还有个二爸,也就是我二爹。

以前我二爹一开始是和另外一家邻居同住在一个窑洞坡下,两家人共同拥有一串小院子,中间用一串木头栅栏一分为二,两家人各占一半院子。

 

8个很恐怖或细思极恐的鬼故事, ​​​看完倒吸一口凉气!

类似这种土窑洞,雨下多了,就容易塌方

 

二爹邻居家有个小孩,刚七岁出头吧,结果有一年在和一帮伙伴玩的时候,他们带着挖掘工具玩挖土窑洞的游戏,结果由于前几天刚下完雨,土质比较疏松一些,然后土窑洞就发生了坍塌事故(住过窑洞的人应该都知道这种安全隐患!),这个小孩就被埋在了下面,等到大人物知道消息后把小孩挖出来,紧急抢救送到医院后,小孩也已经死掉了。

根据家乡的风俗,小孩在未成年时意外死亡,要当天就掩埋,因为我二爹会点木工,又是隔壁邻居,(小孩子活着的时候经常两个院子跑来跑去的玩,跟我二爹,二妈都很熟悉)。于是,二爹就亲自为小孩加班加点制作了一个长方形的箱子(本地习俗:未成年的孩子意外死掉后不让入祖坟并且葬礼一般很简单。)并和小孩的家长亲戚等几个人,连夜将小孩埋葬。

讲到这里,就要顺便再提一下我二爹了。

我的二爹,原本也是等到很晚的时候才结的婚,婚后也一直没有小孩,夫妻两人到处求医都不起作用,后来一直等到到三十几岁才有了第一个男孩。

而等到隔壁的小孩死的时候,我二爹的小孩也就是我的堂弟刚满月不久,那真的是我二爹的心肝宝贝啊。

但是从埋掉小孩的第二天开始,我的堂弟每天晚上都会莫名其妙的哭个不停,而且窑洞外面的院子里面也经常会听到奇异的一些响动,加上那段时间,我二爹在外面干木匠活,不在家,我二妈一个人在家哄孩子,大晚上院子里有响动,我二妈也没当回事,胆子大,哄完孩子继续睡觉!反正院子里也没啥值钱东西。

然而有一天,我二妈前半夜一直在忙着哄哭闹的孩子睡觉,到了后半夜孩子不哭了的时候,自己也躺下睡着了。结果睡到迷迷糊糊之中,竟然听到自家屋子里有竟然有响动,我二妈睁开眼一看。

居然看到了死去的那个小孩竟站在我二妈卧室门口在不停的笑……

我二妈当时就炸毛了,吓的一下子完全清醒了,但无奈家里面只有我二妈和我小堂弟,我二妈没有办法,只好假装没看到,继续闭着眼睛装睡!

结果,屋子里响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个时候,我二妈只能硬撑着闭着眼睛,假装什么都不存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二妈耳朵旁边传开了一段令她这一辈子无论何时只要想起就会头皮炸裂、六神无主的声音。

“别装了,婶婶(那个小孩没死之前经常这么喊我二妈),我知道你早看到我了”。

然后我二妈当场就被吓得嚎啕大哭。

后来二爹在当地请了几个“阴阳”来做法,起初效果不明显,后来,请了一个比较大腕的“阴阳”,在院子大门口撒了很多石灰和鸡血的混合物,同时也在家里挂了一很大的’符’后,我的小堂弟也就渐渐停止了哭闹。

过了一两年之后,我二爹家攒了点钱,我二妈就逼着我二爹搬离了那个院子,从此以后,再没回去过。

最后故事是真的,再三确认过。

我们生活在奇奇怪怪的这个世界中

我只想说,

万物皆灵,保持敬畏就好。

 

 

#2.@猫酱的幻想世界:

 

讲一个原来站岗时一个老班长给我讲的故事。

我们旅是在一个山沟沟里,我入伍的时候这个旅主建差不多两年多的时间。

在这个旅主建之前这里是一片坟墓,但是只有墓碑上面没写任何字,周围村民家里死了人也都不会去埋在那边。

所以没有人知道那些坟墓下面到底埋的谁,只是一直在谣传那里闹鬼,晚上一定不要去。

有一次一对小情侣吵架,特别凶,女的一气之下在大半夜十一点多钟一个人误打误撞进了那块坟地,第二天有人发现她吊死在坟地中间的一颗树上。

后来村民就把她埋在了那颗树下,从那之后那个男的就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据他说每次闭上眼睛过一会就能听到她的声音。

因为每晚无法入睡人也变得非常憔悴,去医院也看过,医生也说都很正常。

直到有一天人们发现他跌进了自家的水井,捞上来的时候已经腐了,后来警察判定为是他自己梦游跌进井里。

他父母死的早,也没有亲戚朋友,村名就把他埋在了村外不远处,还给他立了碑。

从那以后,晚上只要有人从他的碑前和无名坟地直接走过就会听到女子在哭的声音。

这件事传的越来越凶,慢慢的大家都搬离了这个村庄。

后来在这个建了旅,那块无名坟地填了土成了一座山,在山上还盖了个亭子,意思是可以压住他们,男儿的气血和帽上的国徽可以镇压鬼魂。

 

#3.杨虚彦:

 

说一个我妈年轻时值夜班的事吧…

我妈年轻时在铁路职工食堂工作,那时候需要值夜班,我妈和另一个小姑娘安排在一个班…

一次值班,凌晨1点左右,俩人在屋里对着书学织毛衣,就听食堂大厅有动静,好像有人拖着桌子椅子在地上拉。

我妈和她同事第一反应都是有人偷东西。那个年代就是如此,尤其铁路,经常有人小偷小摸,偷煤,偷铁,各种偷…

俩人就想出去看看,只要有点儿动静,大多就会把贼吓跑…

但那天,她们单位那只大黑狗拦着她俩说什么都不让过去,“呜呜”直叫,气的我妈要揍它,心说你不去咬小偷拦着我干吗?

后来我妈跟我说那狗很凶,给食堂送菜的来了都要把它先关起来,咬过生人,但那晚夹着尾巴异常害怕….

大厅的声音越来越大,就像叮咣的开始砸桌椅。我妈和同事一听,这明显不是一两个小偷啊,心里一害怕,俩人躲回屋里关上灯假装听不见..

那声音持续了不到5分钟就没了….

第二天天亮,我妈看到那只大黑狗在门口守了一宿,食堂大厅的桌椅乱成一团,怎么看都不像小偷所为

等老同事们来了,检查发现什么都没丢,门锁和窗户完好无损,散乱的桌椅就像一群人纯粹捣乱过一样,领导什么也没说,自那以后职工就取消值夜班了…

最后我妈和一个老大爷聊起,那老头呵呵一笑“它们是欺负你们年纪小,我那屋子一到晚上就来嗑嗑的弹烟灰缸,解开皮带抽两下骂两句就都跑了”..

这事是我长大以后我妈才给我讲的,想当初我就是在那大厅里练会了骑自行车啊….

那年代的铁路其实挺多邪乎事,我爸当扳道工时遇到鬼打墙,我叔的同事被火车卷进去遇难…等等

虽然这些都是父辈讲的,但我是信的…

 

#4.@匿名用户:

 

以前初中放假的时候去农村,星宿很亮,月亮也很亮,晚上根本不用路灯。但外婆还是告诫我少走夜路,说,晚上走夜路的时候那些脏东西就会跟在你身后,弄出声响来让你回头,你一回头就凶多吉少。

偏偏有天在二姨家看电视看到很晚,然后外婆家和二姨家离得有点远,要经过一条马路,然后一条小路上去,那条小路上有这么两个地方,一是竹林,竹林里面有口井,二是小路旁边有块凸出来的土堆,人们说那是远处开山采石放炸药的人的手。

我边走边想这些,那个手会不会自己爬出来,那个井里会不会有贞子,然后就开始跑,跑着跑着发现不对劲,后面怎么会有声音呢,就是脚步声,我跑快脚步声就快,我跑慢脚步声就慢,但是很响,我也敢断定不是幻听。好怕,好奇,想回头看但是又不敢,看地上自己影子还是一个人。

跑到井边的时候就更怕了,前有深井,后有脚步声,而且那片竹林长得很好,月亮透不下来,因此特别黑,那口井就显得更黑了,就感觉那里有东西盯着我,头皮发麻,然后这时候又刮风,竹林沙沙的响,后面脚步声音,头皮发麻,直冒冷汗,都觉得有点头晕了。

跑到小土堆旁边的时候因为跑得太快,摔了一跤,想喊又喊不出来,就听耳朵旁边有人吵架,用我们那里的方言,然后还听到我自己的全名,之后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已经在床上,床边立了筷子,我自己衣服也是脱了的。头很难受,但是能说出话,叫外婆,外婆说我是自己回来睡着的,可能太累了所以记不得怎么回来的。但我不信,因为我外婆是那种比较喜欢讲故事的人,平常她肯定会添油加醋跟我说,然后再告诫我不能晚归什么的。这次晚归不仅没说我,还说我自己回来的。而且那天破天荒的大早上就给我炖了鸡汤喝,我外婆是那种早上吃稀饭的人。

那之后发过一次高烧,后来的每年的那个时间段都会发高烧感冒。

直到后来有一天,碰到一位同村的大伯,大伯因为小时候摔倒成了傻子,虽说是傻子,但村子里的人都说他不傻,只是有点疯,正常时候挺正常,不正常就会说看到谁谁谁了,仔细一听,那谁谁谁已经是村里过世很多年的人。因此30多岁没有娶妻,他父母也去世了,平常他就是靠帮东家搬点粪土,西家挖点洋芋这样过活。

那个大伯没事的时候就跟我们这些小辈一块玩,然后他看到我就要跑,我感觉很好玩就一直追,到最后喊他大伯他才停下,然后跟我说那天的事。

大伯那天晚上起来解大手,但是厕所在外面就打着平常村里巡逻的矿灯去了,那矿灯射程很远,等他接受完,就乱照了一下,发现一个很诡异的场景,就是那条小岔路上,有个白色的身影,身体伏在地上,慢慢的向下移动,然后不远处就是水井,那样子明明是要爬到水井里去的。

大伯被吓怕了,但是看那身影很熟悉,鼓足勇气往前看是我,觉得我是发梦冲,就去叫我,等他走到的时候,我就不动了,他把我翻过来看。

他看到我眼睛是睁开的,但是很恶毒的看着他,他叫了我好几声我才把眼睛闭上。他当时没多想直接把我抱回我外婆家,我外婆给我立了筷子,又让他提了一只大公鸡,到发现我的那口井边抹了脖子,一路叫着我的名字提到我外婆家,弄完之后我外婆就给了他两块钱让他回家睡觉。

我就问他那你今天看到我的时候害怕什么,他说他回去的路上,觉得有人跟着他,然后他做梦梦到本来我应该是要去井里的,被拦了之后,我把他推到井里了,而且眼神很恶毒。所以今天看到我是条件反射。

后面我又去问外婆,外婆说疯子是的话你也信,别一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我问她那早上的鸡是怎么回事,外婆就有点生气说我给你炖鸡汤吃你不惦记我的好你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我也就没问了。

那个暑假也就在夏天知了的鸣叫中慢慢过去了。

后来的每一年夏天的那个时节,我都会发一此高烧。不用吃药,缓个两三天就好了。

我是那种不迷信,科学至上的人。我甚至也可以解释那个暑假发生的事。可能那时候是刚好迷上悬疑故事,看多了所以脑子里想很多。脚步声应该是回声,晕倒是跑太累了一下摔倒导致脑充血导致的,鸡是外婆看我晕倒给我炖的,那个大伯编了故事,发高烧是因为我小时候曾经发过一次40.9度的高烧差点没死,留下了病根。

但前年回去过年的时候,听老家人说,那个大伯死了,死在那口竹林边的井里,说是去打水不小心掉下去的。那口井后来也荒废了,人们也都出来城镇生活。

我虽然不迷信,但是一些习俗还是会去进行的。在我们那边过年有一套的习俗,请灶王爷,请财神爷,拜土地公。不觉得这是陋习或者封建迷信,只是一个风俗而已。因此我也会做。当然除了过年,还有其他节气的风俗。

比如中元节烧纸钱。后来的有一年中元节烧纸钱的时候,我特意给大伯烧了一些。本来是挺大的风的,烧到他那的时候风就停了。我烧完那叠,凤又起了。

 

 

#5.@急诊狼人:

 

有一次抢救病人,全家都在那里哭。我和几个医生过去,家属突然不哭了。拉心电图的时候,家属都不见人了。我问家属呢?没人回。我需要宣布临床死亡!走到门口发现家属都在门口瑟瑟发抖。我问怎么了?家属说,他最后一口气吐谁身上谁不好。这emmmmmm!

还有一次抢救病人,家属拿着桃树枝在床四周打。我问你们干什么,他们说怕上他们身。(病人的妈妈是喝这种药死的,病人又喝了。还是在没有前兆的情况下。家属这样给我们解释的。家里还个姐姐想保住。)

还有一次抢救病人,病人刚过世。他大儿子,穿上寿衣就开始走。我问:你这是干什么,吓坏其他人。他理都不理我,还在那里转圈。

还有一次抢救病人,病人很痛苦躺在那里。他父亲问我能不能减少点痛苦。我说你去耳边告诉他:你放心的走吧。他爸爸过去在耳边说了句话,瞬间心跳就停了。家属当时哭成一片。

 

#6.@张某:

 

绝对亲身经历

一次为期两天的户外活动,晚上住农家,我和另一位队员住在二楼挨着走廊的一个房间,在同一张床上。

我睡觉比较轻,有一点动静就会惊醒。半夜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阵戚——戚——嚓——嚓——的声音,就像是穿着棉拖鞋,脚不抬起来,一直在地上趋着走发出的声音。这个声音从走廊的另一头慢慢来到我住的房间的窗外,停下了!!没有那种脚步声了!!但是紧接着一声深吸气的声音,特别长的深吸气,没有呼气,又一声深吸气,还是没有呼气……

我要吓死了,轻轻推了推一起睡的队员,她睡得很熟,没有一点要醒的意思,我怕动静大了,惊动了外面的东西(?),只好用被子蒙上头,在里面瑟瑟发抖……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并没有。

睡着以后,我就做了一个梦:一个女人来到房子中央,抬头上向上看,上面有一个短而粗的房梁,女人就在这个房梁上搭了根绳儿,吊死了!!!!!!!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依然没有。

我在梦中看着女人悬空的两只脚尖叫,当然并没有真正的发出声音,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比传说中的巫婆还要老还要丑的老太太,她伸长了两只胳膊,黑乎乎的鬼爪一样的双手向我的脖子伸过来……

这时,我的恐惧已经达到了顶点,”啊——“的一声大叫,从床上坐了起来!!!

与此同时,门口也传来”啊——“的尖叫声,原来天已经亮了,室友起床早,正开门进来,被原本熟睡,却突然大叫坐起的我吓到了,正用手拍着胸口,余悸未消……

 

#7.@叶木喊山:

 

实话实说,当时我外公给我讲了这件事情,我一个月晚上不敢单独上茅厕。

外公说西北的很多地方,到现在还流行土葬。死去的人下葬之前,棺木都要在家里停留一段时间,一来子女在这段时间操办丧事准备纸货尽孝,二来等候远近各地的亲戚朋友赶来一起送丧,三来要给阴阳先生时间勘察风水选好墓地,四来,

旧时人们医学常识浅薄,人假死了再复活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也要防着这事儿。

在尸体停留在家的这一段时间里,主家就需要有人夜以继的守丧。就是守着棺材,看着棺材上的油灯,一刻也不能离开人,一刻也不能让灯火熄灭。特别是在冬天,尸体停留在主家的时间较长,守丧的时间也就很长。长夜漫漫,守丧人无事可做,一般就是赌博。

所以直到现在,在西北很多农村,有丧场的地方就有赌场,甚至有专门的赌徒追着丧场走,哪个村子死了人,有丧事,晚上就去那个村子聚赌。办丧事的主家需要人守丧,不光要管吃管喝,还要管烟管酒,好好伺候这些赌徒。这也是一种久远的风俗。

你比如说,平时有男人被老婆管得非常紧,身上没几个钱。但是村里如果有人办丧事,男人晚上要去帮忙守丧,女人一般都会给几个钱,让男人在赌场里凑个热闹,免得被众人浅看。一些家风严谨的读书人家里死了人,也免不得要破例,任由众人在其家里开办赌场,日夜赌博。一般来说,这样的赌场输赢会有度,但是也有时候会有人输大,赔上家产。

这一年腊月,玉门村死了一个五十几岁的女人。这个女人因为怀疑丈夫有外遇,与丈夫争吵后愤而喝下老鼠药死了。算是凶死。虽然是凶死,但是有儿有女,规矩一样不能少,主家人还得小心翼翼防着娘家报复,所以守灵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

这天晚上,守丧的人照样在主家灵堂里面摆开各种赌局,一边守着棺材,一边大呼小叫,赌的不亦说乎。这些赌徒当中,有一个赌徒叫做懒娃。懒娃三十多岁了,却还打着光棍,他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最热衷于赌博。家里老人为他操碎了心,他却不知道悔改。总是到处追着红白喜事,特别是丧事,一来可以混个饱肚子,二来可以参赌碰碰运气。有时候还能顺手牵羊发点小财。

话说懒娃当天晚上加入赌局,不一会儿那几个小钱就输光了,找众人借钱,没有谁肯借给他。看着别人赌的好不痛快,他心里如同猫爪抓一样难受。思前想后,他动起了歪心思。

三更时候,赌徒们赌的兴致正高。懒娃悄悄溜出了灵堂,去主人家的鸡窝里面抓了一只公鸡。他找了一截细麻绳子,捆住了鸡的嘴巴,又把鸡装进了一个主人家装蔬菜的麻袋里面,悄悄溜进了灵堂。

灵堂里面的赌徒都聚精会神的赌钱,没有人留意懒娃的举动。懒娃趁机把装了鸡的袋子塞到了棺材底下。懒娃做了这事后,一边假装帮别人看牌,一边有意无意打翻了赌桌上的大蜡烛。蜡烛一熄灭,灵堂里面只有棺材上得油灯发着昏黄的灯光,照着众人模模糊糊的影子。

赌徒们正要抱怨,突然就听到棺材里面传来了细细碎碎的响声。就像有人拼命用指甲抠棺材盖子一样。除了懒娃知道底细毫不紧张,其他人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这细细碎碎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尸体马上就要抠破棺材出来了一样。

众赌徒汗毛倒立,毛骨悚然,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凶死的婆娘诈尸了,快跑啊!众人这才回过神来,钱都顾不上收拾,都奔向灵堂的门,蜂拥而出,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懒娃也跟着跑了出来,但是他没有走远,悄悄藏在了院子的一个阴影角落。等到众人都走了,院子里面安静了下来,他才洋洋得意的去灵堂拿众赌徒丢下的钱。

懒娃走进灵堂,顺手就取下了棺材上面的长明灯,照着赌桌收钱。他一边收钱,一边忍不住嘿嘿傻笑。就在懒娃收钱收的正起劲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嘭一样巨响。懒娃回头一看,手里的油灯迷住了眼睛,啥也看不见。

他只当是自己塞在棺材底下的公鸡在挣扎,不以为然,接着翻起桌子上面桌布的角角落落,搜寻赌徒们留下的钱财。忽然,懒娃觉得自己耳朵旁边冷风嗖嗖直冒。他下意识一回头,只见一个黑影正站在自己背后,他以为走掉的赌徒回来收钱了,边对着黑影说,兄弟,咱们一人一半,都不要言传,边拿着油灯照了这黑影一下。

这一照之下,懒娃魂飞魄散。只看见那死去的女人不知道何时离开了棺材,笔挺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这女人披头散发,浮肿的大脸庞一片铁青,阴森森的双眼正盯着自己。懒娃喊了一声娘,就再也喊不出来了。那女尸的双手牢牢的掐住了懒娃的脖子,张嘴对着懒娃的脸一阵狂啃。

这时候,主家察觉灵堂有异样,出去请了主持丧事的阴阳先生起来,又喊了村里众人,大家拿着长矛铁锹,打着火把走进灵堂,只看见面目全非的懒娃,已经横死在地上。而女尸早已经不知去向,只有一只公鸡在放棺材的高凳子下面的破麻袋里伸出了头,不停地挣扎却叫不出声来。

村里一下子炸了锅。家家户户闭门关窗,一股谁也说不清楚从何而来的恐惧席卷了众人。所有的青壮年都成群结伙,拿着工具在阴阳先生的带领下寻找女尸。这一夜,玉门村的人好不容易才熬到天亮。

天亮后,雄鸡啼叫,太阳当空。人们这才敢小心翼翼的走出家门,站在村子巷道里面议论纷纷。阴阳先生则带着村里人在离村子有十里路的梨树洼找到了女尸。女尸满嘴是血,双目圆睁,浑身僵硬地躺在梨树洼的一片草丛中。

阴阳先生用桃木楔子钉死女尸的四肢,用村里唱戏用神房马车把女尸拉到了村后大山的阳坡上,离村子远远的。然后架起柴火,一把大火烧了这具犯凶的女尸。玉门村的人隔得老远都能闻到难以忍受的臭味。

自此,玉门村方圆百里的守丧人变得非常谨慎,特别是凶死的人,阴阳先生一般都要镇守在主家。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这样的事情也越来越少,多年再不曾听说了。

可叹的是懒娃,耍小聪明算计别人,岂料却终究算计了自己,可怜可怜,这人世间的事情,真是说不清楚。

 

#8.@骤雨才还晴:

 

细思极恐的一个鬼故事。

一天,我和4岁的女儿在家。我在沙发上睡午觉,女儿在地上玩。

等我一觉醒来后,发现我的头上蒙着一块白布。我把白布扯下来,问女儿:“是你给爸爸盖的吗?”

女儿乖巧的点点头。

我接着问:“那你问什么给爸爸的头上盖布呢?”

女儿咧开嘴笑了:“刚才有一个哥哥告诉我,爸爸要死了,所以要蒙上白布。”

看着女儿天真的笑脸,我毛骨悚然。

家里就我和女儿两个人在,那个“哥哥”是谁呢?

――分割线――

那个……这个问题问得是有什么鬼故事对吧,所以……你们别当真呀,这就是个故事……我是妹子,纯妹子……讲真你们弄得我很慌……

找短篇鬼故事找新番小情报找电影找美女找源味新番动漫情报
源味漫谈 » 8个很恐怖或细思极恐的鬼故事, ​​​看完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