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题图 / 多罗罗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爱一切生灵,爱一切拥有生命的事物”

 

改编自手冢治虫经典漫画的1月新番《多罗罗》,于6月25日迎来完结。

男主百鬼丸为了夺回自己的身体器官,和小女孩多罗罗一起,走上斩杀鬼神的道路。这段关于复仇与救赎的故事,陪伴动画观众们走过了半年时光。虽然最终结局引发不少剧情争议,但总的来说,动画《多罗罗》仍不失为一部佳作。

其实不只是动画,《多罗罗》还曾被改编成游戏、影视剧等全新作品。与原作漫画相比,这些时隔多年推出的新作,都在原作基础上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调整,且角度不一、侧重不同地呈现出原作的重要元素。

原作漫画与黑白动画:强烈的社会隐喻

手冢治虫创作的《多罗罗》,于1967年在《周刊少年Sunday》上连载。随着故事发展,对社会黑暗面的挖掘也越发深刻,再加上后期作者新开连载,《多罗罗》没能逃过“断更”的命运。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后来,《多罗罗》以“百鬼丸父亲即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醍醐景光,跟妻子一起离开国家,而百鬼丸并未找到所有魔神,他与多罗罗分开,独自踏上旅途”的剧情迅速收尾,并表示“再没有人见过百鬼丸”,这也是如今的漫画读者普遍能够看到的仓促结局。值得一提的是,于1969年在《冒险王》重开连载的《多罗罗》漫画中,手冢治虫还将多罗罗设置为终极魔神,着实让人“胃疼”不已。

 

就在同一年,根据《多罗罗》漫画改编的黑白动画播出,“黑深残”的剧情走向基本还原原作。最终,百鬼丸杀死变成魔神的醍醐景光,并在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死掉后独自离开。但这部动画因为内容涉及敏感问题、彩色动画更具人气而遭到市场冷遇。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如果对手冢治虫稍加了解的动漫爱好者,都会知道他笔下的漫画作品,大多蕴含着强烈的现实寓意,《多罗罗》也不例外。医学博士出身的手冢治虫,转而成为“漫画之神”,很大程度上与他创作漫画所具有的思想性分不开。

 

手冢治虫在漫画后记中提到,“原本的创作意念是讲述一段因果报应的故事……可故事越发展,我心情也越加沉重。描述悲惨的战国时代被压榨的底下层,会把叫人难受的黑暗面呈现出来。”可以说,强烈的社会隐喻,试图唤起读者的思考,同时也让手冢治虫鸽了漫画(误)。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在《多罗罗》漫画连载、动画播出阶段,正值日本左翼思潮盛行时期。围绕战争、阶级、命运、救赎的命题,当时的社会现象在《多罗罗》中被反复探讨:战争不断,只有平民百姓受苦,描绘武士为代表的统治阶级与平民阶级的矛盾,意在表达对社会阶级的批判;讲述百鬼丸身世以及因战争阻挡让人无法回到家乡的《板门之卷》,则在暗讽战乱、分裂所带来的伤痛……

 

游戏与真人电影:切合体裁特点的改编

虽然《多罗罗》当年推出的动画并未收到热烈反响,但原作漫画作为手冢治虫的经典之作,它的光芒并没有就此磨灭。

 

2004年,东宝公司制作并发行了PS2游戏《Blood Will Tell:Tezuka Osamu’s Dororo》,剧情以漫画《多罗罗》为原型改编,也是PS2游戏中的经典。游戏特意突出了“冒险打怪”元素,百鬼丸出生目的就是为了讨伐魔神,魔神惧怕百鬼丸对自己不利,于是用诡计哄骗了醍醐景光,让他交出百鬼丸的器官。因此,百鬼丸踏上寻回器官的旅途,并与多罗罗相遇。

 

为了契合人物,游戏设置了许多令人惊喜的小细节。比如当百鬼丸夺回眼睛后,游戏画面从黑白转为彩色,当他找回身体恢复触觉,游戏手柄才会震动。另外,由于百鬼丸被夺走全身器官,游戏中的他,在武器运用方面堪称全能,假肢可以藏下万物——他既能利用短刀、长刀使出各种华丽连招,甚至还会将膝盖当炮口,对敌人进行火炮攻击。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游戏里的最终BOSS是多罗罗体内的魔神,了解真相的百鬼丸不忍杀死多罗罗,于是在五年后找到了击败魔神且不伤害多罗罗的方法。按照玩家们的说法,顺利通关后,多罗罗与百鬼丸两人紧握的双手“像极了爱情”,而游戏版的百鬼丸,也称得上“寻回身体也找到老婆的人生赢家”。

 

在游戏推出三年之后,同样根据漫画《多罗罗》改编的奇幻动作电影也上映了。《多罗罗》真人电影时长仅有2小时,因此为了故事的完整性,影视团队必须压缩相应情节,加快叙事节奏,并调整设定,只抓住“正义与人性”的主题,凸显故事的“戏剧性”。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这样一来,很多人设都偏离了原作。像多罗罗不再是一个假扮正太的小女孩,变成了与百鬼丸年龄相仿、即使被认出还坚持扮男装的少女。最重要的是,电影设定多罗罗父母被醍醐景光杀死,因此与百鬼丸一家有着世代仇怨。

 

虽然最后多罗罗放下仇恨,两人打败魔神再度踏上旅途,但面对这样的“魔改”,漫画粉丝也许一脸问号。可作为真人电影,《多罗罗》在场景、视觉艺术等细节处理上仍有亮点。更何况,真人电影的受众并不止于原作读者,对于演员的粉丝而言,单纯欣赏爱豆的颜值和演技就已经足够了。

 

新作动画与重制漫画:新时代,新解读

伴随着日本“文艺复兴、翻拍重制”的风潮,时隔50多年,《多罗罗》也推出了新作动画与重制版漫画。新时代的两部新作,对经典的《多罗罗》漫画进行了新的解读。

 

比如在《多罗罗》漫画的《万代之卷》中,妖怪万代伪装成善人,向村民施舍金钱、鼓励劳动,等村庄刚富裕就化身妖怪抢走村民的钱财,再装成好人施舍,如此循环往复,将资本家的伪善以及对平民的剥削展现得淋漓尽致。不过,在新作动画中,村民不再是受害者,他们在知晓万代妖怪身份的基础上,选择与其统一战线,谋害村庄的新人与游客。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这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对社会阶级的讨论与讽刺,强调人类的贪婪、无知,体现战乱年代的残酷和人性善恶。

 

或许是考虑到动画观众,以及和平年代下的社会心态,新作动画减少了非黑即白的标签化形象。角色各有立场,看似作恶的行为,也大多都有不得已的苦衷。相比原作漫画,它少了尖锐讽刺,更多是成长与救赎的过程——结局醍醐景光表达悔恨,百鬼丸踏上旅途重新找回人性,“小富婆”多罗罗用父亲留下的财产帮助国家,俩人在多年后重逢。如果不提百鬼丸母亲、弟弟、养父寿海的死亡,完全可以算是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目前,2019年1月新番《多罗罗》已经完结,即便它存在后期作画崩坏等瑕疵,还被网友评论为“高开低走”,但它在1月新番中的整体表现仍属优秀。毕竟原作诞生已过半个世纪,作品的精神内核在当下依然具有重要意义。

 

而于去年开启连载的重制版漫画《多罗罗与百鬼丸传》,同样修改部分设定,试图顺应潮流,更贴近现代读者的喜好。多罗罗父母与寿海一同抚养百鬼丸,增添了百鬼丸与多罗罗之间的命运羁绊。虽然重制漫画进度缓慢,但人物画风符合当下审美,和原作画风相对比,更是让人不禁发出“帅哥你谁”的疑问。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

 

实际上,各种形式的改编,其实是对经典作品的多角度呈现,新作往往会根据时代背景、作品受众以及审美变化而做出相应调整。

 

上世纪60年代末的动画,从剧情到内涵完全还原剧情,却遗憾没能获得当时观众的认可;十几年前改编的同名游戏,抓住人物特点、补全完满结局,凭借游戏操作与经典剧情,让众多玩家印象深刻;真人电影版《多罗罗》没能逃过“魔改”,但真人演绎同样独具优势;新作动画和重制漫画,都根据受众调整了作品立意的侧重点。

 

当然,不论游戏、真人剧、动画还是漫画,它们的改编效果如何,最终要交给新时代的玩家、观众或读者来评判。随着时代发展诞生的新作,不只为经典作品注入新的活力,也会让更多人感受到经典之作的魅力。

 

正如手冢治虫说的那样:“我在每一部作品中都想告诉读者这样的信念:爱一切生灵,爱一切拥有生命的事物。”《多罗罗》之所以成为经典,也是因为作品中存在对社会现实、人性善恶、生命意义的探讨。以至于半个世纪后的今天,这些深意依然可以使观众回望生活、反思现实,同时也让作品历久弥新,带给一代又一代人思考与共鸣。

找短篇鬼故事找新番小情报找电影找美女找源味新番动漫情报
源味漫谈 » 《多罗罗》: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