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再给我一碗孟婆汤

你相信人有前生吗?

我叫孟婆,我的职责是在通往轮回的路口喂那些去投胎的人一碗我亲手煮的汤,它能让他们忘掉前世所有的苦与乐,安心的过下辈子的生活。自我死后来到阴间已五百多年了,所以尽管我死时只有十八岁,现在也还是十八岁的身貌,阴间的所有人却还是叫我孟婆。

那天,我在干活时听到两个游魂正谈论着人间的事情,我一时听入了神,竟没注意一个落魄的男人走过了我的身边,没有喝汤就投胎去了。天啊!是我的疏忽。

阎王生气了,他要治我失职的罪。在我苦苦哀求之下,他才答应让我将功补罪,上到人间去找到那个男人,赶在他还没恢复前世的记忆之前,喂他喝碗孟婆汤。

我打点了行装,带足了熬煮孟婆汤的原料,就出发了。

来到人间我才知道,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有多困难,和他擦身而过那天我根本没注意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更不知道他是从轮回路的哪个出口来到人间。我唯有再回地府求阎王给我指示。这一来一去间,人间已是二十年过去。

二十年对鬼魂来说不过是一眨眼间,对人来说就表示他有可能已经忆起前世种种。

我终于在一所大学里找到了他,今生他名字叫做龙天翔。原来从我手中溜掉的,是这样一个帅气的男人。不知他前世有些什么样的记忆,但不管是美好的,还是痛苦的,我都要让他彻底忘记。
请再给我一碗孟婆汤
我想办法接近他,趁他在图书馆努力K 书的时候,我怀中抱了一大捧书,很凑巧的从他身边走过,假装一个不小心,书本打翻了,将十几本书尽往他头上倒。他的反应很令我满意,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体贴的帮我把书一本一本捡起来,叠得整整齐齐的交到我手中。一个有绅士风度的男人自然比较好接近,也比较容易上当。

自从那天起,只要是不上课,龙天翔每时每刻都和我泡在一起,他以为我只是别系的一个普通女生,只是名字特别一点,叫孟汤。

为什么你父母给你起这样怪的名字?他曾问我。我的回答是因为我妈妈煮汤煮得极拿手,爸爸就是喝了妈妈煮的汤才死心塌地要跟她过一辈子。那么你也会煮汤喽?是他将话题引上了正路。我当然会,而且煮的汤好喝得可以让你忘记自己是谁,有胆喝吗?我激将他。而他,自是不负我所望的。我知道,离我交差的日子一天天的近了。

请再给我一碗孟婆汤

我开始熬煮我的汤。但奇怪的是,我怎么也煮不出轮回路上那种汁浓味美的汤,在阳间,我的汤寡淡无味,连我自己都没兴趣尝,又怎可能让龙天翔将前世尽数忘掉呢?一天天,一日日的,我苦苦寻思,想找出原因。一天天,一日日的,我亲眼见龙天翔越来越迷茫的神色。我知道,他很快就要恢复前世的记忆了。

那一天终于到了。那晚,我们在校园中散步,龙天翔一反往日的健谈,静静的沉默着,我心知他记忆的门正在一寸寸的被敲开,便假意欣赏月色,暗自等着他开口。

果然,不多时,他说话了,「孟汤,你相信人有前生吗?」

「不信。」我语气坚定,打死不认。我的任务是让他忘掉前生,又怎能说信呢。

「可是我信,我知道,我是有前生的。」龙天翔的语气比我还坚决,他一定是已经记忆起了前世的一切。

我的心开始着急起来了,万万没有想到他一经想起便是全部,我没能完成阎王交待的任务,这下恐怕是死定了。

「那么你的前世是什么?」我装出一付很感兴趣的口吻问他。

「是个书生,一个穷书生。爱上了员外家的小姐,和小姐私奔的时候被追上来的家丁打死。」他一字字的说出来,语气却逐渐的不平静。

我黯然,原来他前世是惨死,我开始有点同情他。

「死后我在奈何桥上等着她,因为我们发过誓,生死都要在一起。可是我没有等到……」他继续说下去。

「也许她还好好的活在世上,你自然等她不到。」我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是不是在安慰他。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我知道她死了,她被抓回去后就悬了梁自尽。」

「那为何她没有去找你?」我开始好奇起来问。

他似乎有意无意没有听到我的话,自顾自的说下去:「我在奈何桥上足足等了一百年,后来我想她会不会找不到奈何桥,我就开始在整个阴间游荡,希望能够遇到她,这一游,又是三百年……」

天啊,我心中慨叹,想不到他如此痴情,为了一个女子,竟白白放过了四百年的转世机缘。但我必须阻止他回忆往事了,我的任务本是让他忘掉这一切的,不是吗?

「不要再说下去了,越说越离谱。」我假装在生气。

他依旧不理睬我,还是一股脑的往下说:「在第五百年的时候,我几乎要绝望了,可是我依然不敢放弃。我决定去轮回路上找她,那是我这四百年来唯一没有去过的地方了。」

咦,怎么可能,他去轮回路上找过?轮回路是禁区,没有被轮回司派去轮回的鬼是不可以随便到轮回路上去的呀。

「我苦苦哀求轮回司的执事,求他们允许我到轮回路上找找看,可是他们不肯。他们说因为我的痴情,他们已经破例让我在阴间多呆了几百年,现在是我该去轮回的时候了。」他的目光渐渐的迷蒙了起来,看来他已完全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你这个故事不好听。」我语气虚虚的说,心中暗骂着自己为什么那么久也熬不成孟婆汤。

「听我说完吧,这故事就快结束了。」这次,他终于听到我说的话。

「尽管我千求万托,他们就是不肯。我被带到轮回路上,去喝孟婆汤。你叫孟汤,你一定知道什么是孟婆汤吧?」他突然转过头来,这一整晚第一次盯着我看。

事出突然,我被惊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就好像被他拆穿了一般心慌,只能勉强做笑脸道:「叫孟汤就一定知道孟婆汤吗?」

他又盯了我看,幽幽的声音就像来自天外,「我到了轮回路上,你猜怎样,我居然真的遇见了她。」

听到这里,我不知何故一下紧张起来,低着头不敢看他。

眼睛余光中,我知道他依旧盯紧着我看,然后幽幽的说:「我看见她站在那里,守着一锅汤,一个接一个喂着那些去轮回的人,他们都叫她孟婆。」

我是真的被惊吓了,一时间连呼吸都忘了。哦,我错了,我本来就是鬼,鬼又那里需要呼吸?我慌乱的抬起头来,直直的看向他的眼眸。弄错了,一定是他弄错了,我已在阴间五百年,年年在喂人喝汤,如果我是他故事的女主角,我又怎会不记得。恍然间,我隐隐想起,我的确不记得死前的我究竟是谁。

他盯着我的目光依旧没有放松,那目光中分明地现出了光芒,「我愣住了,我在阴间寻了她五百年,却想不到她在这里喂汤。我向她冲去,却被轮回司的执事抓了回来。他们为了不让我见她,竟连汤都不敢给我喝,硬是把我带走。你说,这是为什么?」

怎么?不是我失职忘记给他汤喝的吗?如何又成了轮回司的执事不准他喝?我头脑一片混乱,不知如何回答他。

「此刻我又怎肯去投胎,我拼命挣脱他们,想去与她相认,可是他们却一把将我推入人间。」他终于不再望我,将目光投向了夜空中。

「现在看来,他们不让我喝汤倒是帮了我,我没有忘记前世种种,而她也终于轮回到了我身边。」他再一次望向我,我赶忙低下头去。「孟汤,你就是她,你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偏偏又叫这个名字。」他的口气兴奋起来了。

「你,你开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我反驳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不是阎王派来让他忘掉记忆的吗?怎么突然变成了他前世的恋人?为何他一口咬定的事我却一丝一毫都不曾记得?不,这一切都是骗人的,我不相信,我半点都不要相信。我惊恐的看着他,像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猛然间,我掉头就跑,任他在背后如何呼唤,我就是头也不回。

我回到了阴间,直接找到了阎王。阎王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已明白怎么一回事了,他叹了口气,终于把我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

我果然就是龙天翔前世的恋人。悬梁自尽之后,无常鬼带我来到了阴间,因我是自尽而死,按规矩,不能直接投胎,必须在阴间先服苦役,直到阎王认为赎够了前世欠下的冤孽。阎王说,当时我只是苦苦求他,求他准我来生与龙天翔再做夫妻,那么,无论给我什么苦差我都不在意。

阎王摇了摇头,告诉我说,我与龙天翔是做不成夫妻了,因为他是冤死,阴间要补给他上辈子没有过完的生命,他是马上就要去投胎的。而我,至少要在阴间服千年的差役,才可以再次轮回。我哭了,我原以为至少可以做一对鬼夫妻,哪知,我与他竟是无缘至此。任凭我苦苦哀求,阎王只说没有办法,要我死了那条心。

我被带离阎王殿,押到服劳役的地方。哪知路过奈何桥,竟看到龙天翔在到处找我。我疯了一般的要冲过去想和他相见,却被衙役小鬼拖了回来。阎王看我如此的不顾一切,而他也是为了我久久不肯去投胎,只为私情破坏规矩是不被允许的,为了让我们不再节外生枝,索性一碗孟婆汤给我灌了下去,让我忘却前世,一了百了。浑浑噩噩之中,我开始了服劳役的生涯,阎王将我安置在十八层地狱的最底层,这样便永远再也无法和在奈何桥上等我的龙天翔相见。

一转眼五百年过去了,我服役表现得很好,阎王准备赏我个轻松的差事做。刚好上一任孟婆已经赎够了罪投胎去了,我就被安置在接替她的位置。那一天,龙天翔在轮回路上找到了我,我当时却只顾听两个游魂讲着人间的趣事。其实就算我当时看到了他又怎样,我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经忘了他。

轮回司的执事怕他勾起我的回忆,不得已在他还来不及喝汤就将他推到了人间。而阎王,也满以为我一定会在他回复记忆前就喂他喝下孟婆汤。最后,阎王说:「我忽略了,你本是事情的当事人,我却派你去喂汤,我怎么也忘了,没有地府里阴气的卫护,又加上龙天翔已经开始恢复记忆,你又如何能顺利熬得出汤来?」

我苦笑,我还以为孟婆就是我的名字,哪知道这个称呼,却是一任任交接的职位;我还以为我只管煮汤喂汤,哪知道自己却先喝了一碗汤。「那么,现在我可以转世与龙天翔在一起了吗?」我哀哀的问道。

「不行,你还有五百年的苦役要服。」阎王毫不留情的说。

「那么,请再给我一碗孟婆汤吧。」我缓步走出阎王殿,向轮回路走去。天啊,让我忘掉这一切吧,忘掉前世今生,忘掉所有所有……

找短篇鬼故事找新番小情报找电影找美女找源味新番动漫情报
源味漫谈 » 请再给我一碗孟婆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