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阴间的长廊13 楼

小时候奶奶带我去算命,那个算命先生说我的命很阴,大抵上就是说容易招来鬼魂。奶奶很不高兴,于是转头就要走,那算命先生却找她要钱,奶奶是不太愿意给,那先生却说,他讲的话是真的,因而一定要付钱。

奶奶反正最后是相信了,于是从小我就带了一只长命锁,但只是上了高中以来,我就不再把长命锁放在身上了…

那天父亲很高兴,脸上挂满了笑容,一进门就说:「分到房子了,是新楼!」妈妈放下手中的活,双手搂住父亲,脸上迸出了泪水,我知道,妈妈的高兴,在终于摆脱这漏水的瓦房了。

奶奶耳朵已经不中用了,听不清我们的对话,只是从我们的表情看得出来,家里有好事情发生。所以她从原来躺着的床上下来,好奇的问了问。知道了缘由后,奶奶也非常的高兴,于是第二天给了爸爸妈妈,还有我,每人一个红包,她说这叫「喜上加喜」。

可是,却没想到,就在我们搬家的前一周,奶奶就过世了。全家人都沉陷在悲哀的情绪之中,但家还是要搬的。

新楼挺高的,足足有15 层楼高,但要把家具搬上去却不容易,父母只好请了搬家公司来帮忙。其实,不用说家具,人上去也够困难的了。原因就是电梯还没开放使用…

说起来,我也真不喜欢使用电梯,因为总觉得有恐惧感,好像随时有掉下来的感觉。人的生命可只有一次。每每想到这,我就想起了奶奶,她是从我小就最疼爱我的,可是,人却走了。原本给奶奶准备的房间,空荡荡的只供了一张灰白色的遗照在墙上。

家是住在14 楼的,父亲总嫌我爬楼梯爬的慢,总说:「嘿,我都到家了!你还在12 楼磨蹭什么?」

我觉得很可笑,我都已经爬到13 楼了,父亲老是以为我还在12 楼。

按理来说,13 楼是我们的楼下邻居,和我们家是关系比较密切的,可是父母拜访了15 楼,又拜访了12 楼,唯独就13 楼不去,这是让我感到很不解的。

不过,管他呢?我想我是一个比较自闭的人,不会和他们有任何瓜葛。

通往阴间的长廊13 楼

每次放学回来,总是六点多的时候,父母都要加晚班,这时间通常不在家,只给我留下了饭菜,让我自己解决晚餐,于是偌大的屋子里就剩我了。原来夏天白日长一些还好,但刚刚一入秋,太阳出的短,这里黑夜的时间便来得早了。

九月底的一个晚上,在我们搬进这栋楼的第五周之后。我放学回家,显然,楼梯间一片漆黑,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这栋大楼的管理这么差。让我摸着黑爬着梯道走过了十三楼,将开自己家门的时候却发现钥匙竟然遗忘在楼下的储藏间了,于是没办法,又折回去拿钥匙。

走过十三楼,墨黑色的走道中,隐约听到有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我把耳朵贴在东侧这一户的门上,里面的确是有声音的,好像是铁链拖地的声音—那会是什么呢?我问自己。

四周寂静无声,东门的铁链声逐渐地向远处消逝,仿佛是犯人被押上了刑场一样,越走越远。

我对自己这个幼稚的比喻觉得好笑,什么越走越远,房子空间一共才几十坪这么一点大,能走到哪去呢?我正在对自己笑的时候,却冷不防听到东侧屋里传来一句:「邻居,进来看看呀!」

漆黑中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让我惊吓不已,立刻拔腿便跑,下楼拿了钥匙,便赶忙回家。气喘吁吁的经过十三层楼的时候,我放慢了脚步,又听到西侧那一户的地方有铁链的声音渐渐向这里靠了过来,慢慢的,那声音越来越近。

黑暗中,我就感觉他正在我的对面,我问道:「是谁?」没有人回答我,铁链仿佛继续在地上拖着前进,到了我的近前穿过我的身体,然后进了东侧那一户屋子。

我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因为不管是西侧还是东侧,两边屋子的门都没有开。

第二天醒来,已是早晨八点了,我心想,自己肯定要迟到了,幸亏父母下早班还没回来,赶快收拾一下,立刻匆忙的走了。下过二十级台阶,来到十三楼的拐角处,我突然浮现出昨日夜里的奇遇。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东侧屋的门,上面没有贴门神什么的,也没有很漂亮的花纹雕饰,甚至连猫眼都没有。对!甚至连猫眼都没有… 那么,里面的人是怎样看到我的!

「邻居,来了就进来坐坐嘛!」天啊!又是像昨天那个声音,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门开了,自己进来吧。」

我战战兢兢的往发出声音这边向前走,才走到门前,门就自己打开了。

房子里面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好像窗子都用厚重的黑色窗帘包起来了似的。里间里亮了一盏血红色的灯。里面肯定有人,我告诉自己。

于是就走了进去,就在那一刻…嘭!门自己扣上了,门发出沉闷的碰撞声。我赶忙转过身子去推门,可是门却怎么也开不开。

我穿过狭长的中间那间房间,推开里间的门。只见房里面有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人对着镜子正在化妆,但由于背对着我,我一点也看不到她的长像。

在我正彷徨犹豫间,突然她开始扭动脖子回头来看我。但… 但是,她的脖子竟然扭转了180 度,身体一动也不动。我的心里受惊吓程度霎时达到了极限,然后就晕了过去。

有铁链的声音,很近,好像就从我耳边过去,慢慢的,消失在远方…我感觉头痛得很厉害。但还是努力的睁开眼睛,这是哪里?十三楼?我问自己。

可是,映入眼帘的一切景像告诉我,这里肯定不是十三楼。前后左右都是看不到极限的大空间,远处又飘了迷蒙的雾,整个还是那样的黑。

后方又传来了铁链的声音。慢慢的,慢慢的,靠近了我。我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个老人,他的脚被锁了铁链。

此时我的心中的大石头一下放了下来,感到一些安慰,毕竟这里并不只有我一人!

于是我走了过去:「老伯伯,这是哪里?」那老人疲惫的看了我一眼:「阴间,别打扰我,我还要赶路。走过这段路,就好了。」说罢,就往前一直走去。

「阴间?别开玩笑。」我对自己说道,要知道我还年轻,还没到死的时候。

「心儿。」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小名—是奶奶!

奶奶从雾中一点一点的显现出来,我兴奋极了,但又不敢向前靠近。奶奶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很诧异的说:「刚才听到一位旧友说看到一个少年,我很是奇怪,就过来看看,竟然没想到是你。」

那绝对是奶奶,这样慈祥的声音没有第二个人有。

「这地方不是你来的,赶快回去吧!」

我扑进奶奶的怀抱,道:「奶奶,想死你了。但我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

她笑了,拥紧了我,道:「乖孙子,不要想那么多了,听奶奶给你唱支曲子。」

奶奶开始唱了,我一听就知道这是小时候她经常给我唱的催眠曲。但不知怎么,听到它,就让我好像感到时光倒流一样,眼前浮现了好多以前的光景,慢慢的,竟有些困意,睡着了…

闹钟刺耳的声音在耳边乍起,母亲跑了进来把我从床上叫了起来:「再不起来,迟到了呀!」我恍忽的记起,母亲应该在凌晨就下晚班了。

我懒散的从床上起来,母亲给我端来了牛奶和面包,我怔怔的问她:「妈?十三楼住的是谁啊?」

妈妈很奇怪的望着我:「我们这儿,那来的十三楼啊?你没听你爸说?十三这个数可不吉利,所以,房子盖好的时候,跳过十三,十二楼再上就是十四楼啦。」

一下间,我震惊得哑口无言。

后来,班里的「小巫仙」跟我说:「莫须有的十三楼是通往阴间的长廊,命中带阴的人就会走进去。可究竟如何谁知道呢?反正我不住在13 楼…」

从此,我进出家门决不再爬楼梯,不能不走楼梯的时候,爸妈带着我走… 。对了,忘了问你,你家住几楼啊… ??

嘿嘿…故事完了??还没耶,更刺激的还在后头。不过,你要到留言框里留了言才看得到!!

找短篇鬼故事找新番小情报找电影找美女找源味新番动漫情报
源味漫谈 » 通往阴间的长廊13 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