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恐:笔仙

当一支笔的笔尖在雪白的纸上突然停止时,唐突的尖叫震动了整栋大楼,并不是所有游戏都可以去玩的。

跳动不安的烛火,摇摇晃晃的照射着本来就不大的房间,暗黄色的烛光泼在四个人的脸上,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圈。」张小荟本来甜美的嗓音,在此刻显得颤抖而刺耳。

四周一片寂静,静的每个人都能听见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还有轻微的喘息声,步步逼着每个人特别专注。

宿舍当中两个胆子小的躲在了一边,两个稍微胆大的女孩正在玩着大学生当中流行的灵异游戏——「请笔仙」。

对年轻人来说,从未尝试的游戏可能吸引力更大,而且请笔仙的步骤,工具也比较简单,一只书写流利的笔和一张白纸(据说白纸越大越「灵验」),一张白纸两侧分别写着「1、2、3、4、5、6、7、8、9、10」和「唐、宋、元、明、清、近」,另两侧写着「男、女」和「是、否」,将纸摊平后,两人双手手指交叉共执一支笔,游戏规则不允许用手肘或手腕作支撑,必需保持悬空,笔杆垂直于纸面上任何一点就准备开始了。

求笔仙的人重复念着请仙词:「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圈」。良久,笔神奇的开始移动,求问者开始发问,比如「我能否考上大学」等等,笔会循一个方向划着圈圈走,发问的问题不断重复问,笔会向写着答案的方向逐渐靠近,一直至走到「答案」上面就停止了。得到答案后,要恭恭敬敬地再念诵咒语,将「笔仙」送走。

等了好一会儿,林沫沫有些不耐烦:「搞什么?这么久还没有动静,这个游戏到底准不……」话没说完,林沫沫突然直直的盯着停在白纸上的笔,它…开始在动??

张小荟声音略带颤抖的问道——「笔仙大人,请问我的初恋在几岁?」

黑色的圆珠笔在两人白皙的手中,正以诡异的姿态慢慢移动,最后在「1」和「6」的数字上各画了一个圈。

四个人倒吸一口凉气。

「啪。」圆珠笔顺着张小荟和林沫沫紧扣的手指中滑落在地上。

「小…小荟啊,刚刚那个笔仙回答对了吗?」项一菲和苏灿雪躲在被窝里迫不及待的问。

「对了。」张小荟缓缓点了点头。

「小荟,刚刚是你动的笔吗?是不是你动的笔?」玩笔仙的另一方林沫沫直直的看着张小荟,不想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本来玩这个游戏,只是出于好奇,再说自己一向对灵异事件比较感兴趣,但是自己明知道即将发生的灵异事件一旦真的发生了,自己却又无法相信,也不敢相信。

人类就是这么一个内心纠结的奇怪生物。

「拜托,如果是我自己动的笔,那我还请笔仙干什么?要不然你也问笔仙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问题?」张小荟的表情一脸无奈。

「呵呵呵…」一阵轻微到似乎听不见的暗笑声突然冲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张小荟紧张的问着其他三个人。

另外三个女孩都点了点头:「是好像听见了一点声音,好恐怖啊~」

「呼……」桌子上正不安跳跃的烛火,突然之间熄灭,寝室陷入一片恐怖的黑暗当中。

「啊!!」紧凑的尖叫声一下子同声而出,四个女孩紧紧抱在一起,人在无救的黑暗中,只有妥协和恐惧。

尖叫过后就只剩下一片安静,谁也不愿意先开口打破正在黑暗中沉睡的死寂。

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让人崩溃的可怕事情,但是从笔尖在纸上开始移动的瞬间,恐怖就一直伴随着所有人。

门外突然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的脚步声,这脚步声一下下正刺入每个人紧崩的神经。

「吱呀——」房间的木门被推开,四个女孩紧紧的闭着眼睛,隐约间感觉眼前似乎有一点亮光透进来。

「我说,你们四个小丫头半夜不睡觉,鬼叫什么?」

「陈阿姨?」四个人似乎终于能松一口气,虚惊一场,原来是寝室管理员。

陈阿姨看了看桌子上的一副道具,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小小年龄怎么信这个?你们不知道有大学生因为这个吓死的啊?」

「唉……现在的孩子。」陈阿姨无奈的摇摇头:「吓坏了吧?赶快上床睡觉,再有十几分钟就要熄灯了。」

「天呐,刚刚可吓死我了。」望着走出门的陈阿姨,苏灿雪轻轻拍了拍胸口。

「我也吓个半死,以后可再也不玩这种游戏了。」项一菲也是面带惧色。

「啊,我忘了一件事情!」张小荟突然夸张的叫起来。

「张小荟,你又怎么了,大呼小叫的。」项一菲轻拍胸脯一脸责怪。

「我忘了送笔仙了。」

「送笔仙?」项一菲和苏灿雪一脸疑问。

「对啊,要送笔仙,请笔仙最大的忌讳就是,在请完笔仙之后没有恭恭敬敬的送走他,而且在没有送笔仙之前,蜡烛是不可以熄灭的,现在蜡烛也灭掉了,你们说……那个被我们请来的笔仙会不会就在这间宿舍里呢?」其余人的脸色立刻被吓得惨白。

「不、不会吧?」苏灿雪声音柔柔的在辩解:「在…在说了就算,是在这个房间里又能怎么样?人家是笔仙,仙嘛,肯定是神仙喽,说不定还是一位长得巨帅的神仙,神仙是不会出来吓人的。」

「笨蛋!」张小荟白了她一眼:「说的好听管他叫做笔仙,其实据传闻请来的就是一些孤魂野鬼罢了,你以为神仙是那么好请的啊,说请就能请得到,而且我还听说啊,请来的笔仙一般都是一些生前惨死的人,而且,如果在请笔仙的过程中,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或者阳气较弱的人,笔仙就会顺势附在那个人的身上!!慢慢的把他们弄死。」

「啊!!小荟你不要再说了。」项一菲吓得一个劲的往苏灿雪身上钻。

「噗~哈哈哈哈,吓你的啦,安心啦,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那里会有那么邪门的灵异事件,我听说的可能都是一些无聊人胡诌的啦。」

不愧是正值青春的少女,这么一会儿功夫张小荟又开始手舞足蹈的开起玩笑。

「真讨厌啊你,张小荟。」

嘻嘻哈哈的玩笑声似乎盖过了刚才的恐怖,几个人都上床睡觉,谁都没有注意到呆坐在床角的林沫沫,她和小荟玩笔仙的时候分明看到了趴在小荟背后的……

「沫沫快走啊,再不走就迟到了,要知道今天可是灭绝师太的课。」苏灿雪对着床上的林沫沫说道。

「怎么了,沫沫,一眼黑眼圈,昨晚没睡好吗?还是被昨晚的事情吓着了?」张小荟笑嬉嬉的用手搭在苏灿雪的肩头看着林沫沫。

「啊!!」林沫沫捂着嘴巴,看着张小荟的身后。

「怎么了?沫沫?怎么那个表情?」张小荟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林沫沫,又看了看自己身后:「我身后有鬼啊。」

「没有什么。」林沫沫匆匆的换好衣服,拿起包包转身走出寝室。

「她怎么了?」张小荟和苏灿雪都是一脸吃惊的看着林沫沫匆匆而去的样子。

「一定是昨天晚上被吓找了,张小荟看你干的好事。」项一菲责怪张小荟乱开的玩笑。

张小荟无所谓的耸耸肩:「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再说了,昨天晚上的恐怖系数不至于把林沫沫吓到吧,你们两个还差不多。」

慌慌张张的往教室方向走的林沫沫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昨天晚上她分明看到了一个女人紧贴在张小荟的背上,本来以为是眼花,睡一觉就没事儿,谁知道早晨起来还是那样,她突然想起来张小荟昨天晚上那句开玩笑似的话——「如果在请笔仙的过程中,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或者阳气较弱的人,笔仙就会顺势附在那个人的身上!!慢慢的把他们弄死。」

「我说沫沫啊,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们啊。」

熟悉的声音,让林沫沫后背一僵,是小荟!她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的,或许转身往后看就会发现小荟背后根本没有什么女人呢。

她缓缓的转身,试图让自己保持自然的微笑,一定是自己眼花了,一定是呀。

「啊!!」转过身的林沫沫还是忍不住尖叫,引得周围学生侧目相看。

「沫沫,你怎么了?」张小荟一点点的靠近林沫沫,试图想正常的跟林沫沫沟通。

「走开,走开……」林沫沫惊恐的表情像是看见了什么怪物,拼命地逃开。

「沫沫……」张小荟失落的呆在那里,怎么会这样?

「小荟啊,你和沫沫闹翻脸了吗?她怎么这个样子啊?」苏灿雪在一旁不解的问。

「没有啊。」张小荟轻轻的摇了摇头。

「先别管她了,先去上课吧,等下课了,我们再去看看她。」项一菲拉着张小荟的手往教室的方向走。

「嘶~好冷啊。」项一菲低头看了看张小荟的手,奇怪。

林沫沫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一路奔跑,她看到了,真的看到了,为什么这种出现在恐怖电影上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是哪里?」林沫沫看了看周围,原来是体育器材室,这里一般很少有人经过。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圈。」周围响起了请笔仙时张小荟念的请仙词,声音很小,小到几乎听不见,但是林沫沫还是听到了。

她痛苦的倚在粉白的墙上,双手紧紧捂着耳朵,但是声音像是在她耳朵里似的,依旧回荡在林沫沫的耳边久久不散——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圈。」刚开始只是小小的声音但是后来,声音变得越来越大,几乎充塞了体育器材室的每一个角落。

林沫沫死死的捂着脑袋,脑海中的恐惧立刻蔓延到无以复己的地步,林沫沫用力撞击着墙壁,鲜血不断从额头上溢了出来。

恍惚间眼前出现了一抹幽幽的身影,看不清楚长相,只觉得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不,不要……」林沫沫倒在地上,双眼惊恐的瞪大:「为,为什么要缠着我?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圈。」这是她在生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久久徘徊……

刚刚下课,张小荟就一个劲的打林沫沫的手机,可是一个个手机关机的提示语音,残酷的阻绝了张小荟急切的热情。

「沫沫的手机关机了吗?」苏灿雪在一旁咬着一根雪糕。

「嗯。」张小荟点了点头。

「小荟,灿雪……」远处的项一菲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跑得这么急,赶死了啊。」苏灿雪开玩笑的问道。

「这次你还真的说对了,在体育器材室,沫沫她……」项一菲眼眶里盈着泪水:「她……」

「快去看看。」几个人飞奔到体育器材室,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在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

「让让,让让,快让让…」三个女孩拨开人群,终于看到了林沫沫头偏到一边的躺在地上,额头上全是血,旁边还有蘸着血写的字— —「小荟,我昨天看到了……」

「沫沫!!」首先承受不住倒地的是苏灿雪,她胆子本来就比较小,而且见不得血,见到昔日的好朋友竟然变成这样更是承受不住。

张小荟也是神情呆滞,怎么会这样?

不到一分钟学校训导主任就赶过来了,先把苏灿雪送到医务室,遣散了在场围观的学生以后,又打电话通知了学生父母和员警,二十分钟以后员警和沫沫的父母也立即赶到。

林沫沫的父母在现场哭得死去活来,拼命的指着要求校方负责,法医当场给的结论更加惊人,死者生前虽然用头猛烈的向墙撞击但是并没有导致立即死亡,死者的死因明显是惊吓而死的。

听到这个结论,沫沫的母亲哭得更加伤心,几乎晕厥倒地,念念有词说着要到法院去提告。

宣布死因时隐约间张小荟好像听到周围有人议论——「什么破学校啊,都能把学生吓死。」

林沫沫的尸体被抬出去时,张小荟看见沫沫临死前惊恐的眼神,后背突然一阵阴冷的凉意。

「小荟,咱们回去吧。」项一菲满脸泪水。

「嗯。」张小荟点点头。

「灿雪,一菲,你们去上课吧,我今天不舒服。」张小荟缩在被子里对苏灿雪和一菲说道。

「小荟啊,要不要紧啊?」苏灿雪担心的看着张小荟。

「我应该没事的。」张小荟努力向她们笑笑,看着她们走出去,才哆里哆嗦的把电热毯在开大一点。

从昨天看到林沫沫的死相,再到警局做笔录,一直冷到现在,难道真的是生病了吗?

张小荟哆哆嗦嗦的下床穿衣服,她的身体冷到像是冰块,动一下,全身的肌肉都僵硬得酸痛无比,在下床穿好鞋子那一刻,突然觉得后背很沉重,好像是身上背了一个人,没错好像确实是背了一个人,因为她越来越感觉全身的凉气都是从背后传来的。

不行,她必须快一点去医务室,就当在她放快脚步准备走出去的时候,脚下踩了一下什么东西似的跌倒在地上,原来是昨晚玩笔仙时用的圆珠笔,她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瞪大眼睛,想起了昨晚的一句话——「如果在请笔仙的过程中,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或者阳气较弱的人,笔仙就会顺势附在那个人的身上!然后慢慢得把他们弄死…。」

背后的重量一下子轻了许多,但是眼前却出现了……

「小荟?小荟!!啊!!」尖锐的叫喊声久久不散,项一菲和苏灿雪望着眼前的画面,忍不住尖叫。

张小荟躺在地上,周围一滴血迹都没有,但是脸色却是夸张的白,嘴巴张得大大的,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平时有名的樱桃小嘴怎么会张到这个程度。

跟昨天一样,训导主任赶到了,支开看热闹的学生,通知家长和警察,但是这一次明显训导主任的脸色不太好看,法医到了之后结论都是一样——惊吓死的。

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和小荟家长的哭喊声中,事情终能处理暂告一段落。

平常热闹的寝室在这时变得十分寂静。

「一菲,我好怕,校长什么时候能给我们换宿舍啊?」苏灿雪和项一菲缩坐在床角。

「谁知道啊,校长他们忙着应付家长,媒体,和上面呢,哪有时间管我们两个苦命鬼。」项一菲不满的说道,突然目光看到了地下的圆珠笔。

「灿雪啊,你说自从我们玩了那个什么笔仙之后,小荟和沫沫就都死了,下面会不会轮到我们?」

「不、不会吧?我们不是没有玩吗,应该不会找咱们,而且,那只是一个灵异游戏罢了,准不准还是一回事呢。」

苏灿雪缩缩脖子,她也看到了地下的圆珠笔。

「要不然咱们也试一试吧。」项一菲咽了咽咽口水。

「一菲,你疯了??」苏灿雪大叫。

「你想啊,灿雪,人有需要的东西,鬼肯定也有需要的东西啊,搞不好我们请的笔仙正是因为缺了什么东西,或者那个人被坏人杀死后埋在了一个地方久久不见天日,所以才出来害人的,恐怖小说和鬼片不都这么说的吗,反正在这坐着说不定会被鬼吓死,不在这儿坐着也会被鬼吓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难道你也想像小荟和沫沫那样吗?」

「好,好吧。」苏灿雪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然后坚定的握了握奶奶从庙里求来的护身符。

外面的天气雾蒙蒙的,屋子里两位美丽的惊恐少女玩着大学生的通灵游戏——请笔仙。

烛光的映照下,屋子显得十分的暗黄,两个女孩的影子被映在墙壁上,双手交叉着握着笔,落在在惨白的白纸上,其中一个女孩口中念念有词——「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圈…」

「吱……」房间的木门像是被人推开了一样,露出能进出一个人的宽度。

笔尖顺着白纸歪歪扭扭的画了一个圈,两个女孩倒吸一口凉气。

「那请问……」

墙壁上的影子照射出来两个女孩僵硬的胳膊直直的伸着,两只手交叉着握着笔,正以怪异的姿态动来动去。

「最后问一下,笔仙你需要什么?可不可以不杀我们?我们还小……」

正移动的笔尖在白纸上突然停止,唐突的尖叫声刺耳的响起,半空中凭空传来了诡异的声音:「要命。」

正在值班的陈阿姨起身离开办公桌:「唉,又是哪个宿舍的?」

本台报导,位在○○路的○○大学昨夜由于学生请笔仙,两位女生一死一疯,现在请灵学专家○○先生为我们解析一下有关请笔仙这一件事。传说中的灵学专家,胡子一把,一脸严肃的滔滔不绝的讲解着有关笔仙的讯息。

某精神病康复中心,一位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一脸呆滞的拿着手中的圆珠笔念念有词——「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圈。」

有人说笔仙就是自己的前世,也有人说笔仙是一直跟随着自己的一些魂魄,每一世每一世都跟着。信不信由你…

找短篇鬼故事找新番小情报找电影找美女找源味新番动漫情报
源味漫谈 » 惊恐:笔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