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旗袍

「你觉得这衣服怎么样啊?」邓欣宇问道,小洁点点头,似乎是看中了。仔细的看了许久,「好吧!就买它了!」

小洁是一名上班族,从小只顾着念书学习的她,几乎没和任何异性有过接触,朋友也不多。不过死党倒还是有的——邓欣宇,是和小洁从小玩儿到大的,她和小洁完全相反,在她的理念中,要是让她每天埋在书堆了,还不如别活了。而且小洁的性格比较内向,邓欣宇则是出了名的外向奔放,在高中时,只要是长得俊俏的,身材精壮的,她都会尽全力追到手,搞完了就换,在她眼里永恒的爱情根本不存在。

所以,她们周围的人都很诧异,如此性格相反的两个人关系却是铁打的一般。邓欣宇虽然花心,但她尊重小洁的性格,在她面前不会轻易介绍男朋友,也不会把小洁带到人多嘈杂的地方,以免乱了小洁的心神。
血色旗袍
如今,二人都已经有了工作,周围的朋友也差不多都成家了,连欣宇也好像找到了真爱,就差小洁了。再吃上几回蛋糕,小洁也就要步入30岁了,连邓欣宇都为她着急了。可小洁不在乎,她认为缘分到了自然会有的,与其找个她爱的,不如找个爱她的。

过几天,要去参加好朋友谢晓兰的生日宴会,邓欣宇怂恿小洁去买一件显眼一点的衣服,到时候把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让晓兰也羡慕羡慕。在邓欣宇如洪水般滔滔不绝的要求下,小洁只好投降。

一天下来,小洁和邓欣宇逛了好多大厦,都没有小洁喜欢的衣服。两人都已经饿了,小洁和邓欣宇离开了闹区前往老街夜市,想找家小吃店回味回味儿时的味道。老街还真老,街面是用青砖瓦片铺成的,店面也都是老式的木板门,途中经过一家古董店,以前没见过,似乎是新开的。小洁顿时有了兴趣,也不管饿不饿了,拉着欣宇就进去,也不管邓欣宇抱怨连连。

这家店还挺大,只是有点昏暗,天花板的日光灯似乎不是很好,有的在不停地闪着,有的就连灯管都没有。老板则坐在门口看书,也不管客人买不买,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冷淡的很。不经意间,一抹红影映入眼帘,回头一看,是一件旗袍,那颜色红的好像天边的晚霞,却又有能够穿透晚霞的生命力,就像有鲜血在其中流动一般,充满了生机。小洁一眼就看中了,旗袍左胸上绣着一簇盛开的牡丹,正合适小洁的口味。小洁连价钱也没杀就买下了,她捧着旗袍一脸喜悦的回家去。

晓兰的生日到了,小洁如约而至,一身红色旗袍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虽说在场有不少人也穿了红色的衣服,但不知怎的,在小洁的旗袍面前却都黯然失色,并不是颜色不如小洁的鲜艳,是由于在小洁那身充满活力与生机的红色穿透了所有的颜色。

这自然吸引了不少异性的目光,有不少人来邀请她跳舞,都被小洁拒绝了,小洁有自知之明,她不会跳舞。毕竟在小学时的舞蹈课,一学期中让自已的舞伴换了七双舞鞋,并不是很好的记忆,所以之后就再也没跳过舞了。虽说自己很想跳,但实在不想让伴舞的脚受伤。更何况,来请她的人都不合自己的理想,直到一个陌生男子的来到。

不知为何,小洁被他吸引了,他并未有出众的相貌,穿着也是一身不同的礼服。可为何,会令小洁如此这般心动呢?而且,小洁还觉得自己好像认识他,很久以前就认识。小伙子虽然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但小洁却像无比了解他一般便起身与他跳起舞来。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跳,但她的朋友和她自己都惊讶的发现,小洁不但会跳,而且跳的相当有水准,不亚于专业的舞蹈演员。原本就很吸引目光的红色身影顿时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

毕竟从小很少做运动,小洁有些体力不支了,于是在全场人的掌声中,小洁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而那位小伙子也似乎明白了小洁的疲惫,鞠了个躬就离开了,很快便消失在人群中。谢晓兰在一旁看的直咬牙,好歹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宴会,小洁把别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搞得这宴会成了小洁的宴会似的。

回家的路上,欣宇一个劲儿的夸着小洁,因为小洁的出现,自己也好好的在晓兰面前炫耀了一番。晓兰那羡慕与嫉妒的模样,欣宇看在眼里,喜在脸上。小洁也很开心,与欣宇聊得不亦乐乎。

「真没想到,以前老把班上最调皮的男孩子踩得哇哇叫的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啊!」

「哪里哪里,瞎跳跳的。」

「哎!可惜,要是有个人能做你的舞伴,估计会跳得更好看!」

欣宇的一句话犹如冰冷的鬼爪一把揪住了小洁的心,小洁顿时心里一紧,一股莫名的寒意使得小洁浑身一怔。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缺少个舞伴啊!怎么突然脸色这么苍白啊?不舒服吗?」

「没……没什么。」小洁如同被雷击中一般,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莫名的恐惧席卷了小洁的身心,三分醉意瞬间全消。现在正是夏季,可为何,小洁冷得直打颤。

小洁在战栗中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家,爸妈都在老家,自己一人在这陌生的城市里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现在的一所房子与稳定高薪的工作。这所房子自己住了6年了,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是现在小洁心里却有那么一点陌生,当然只是那么一丝丝,很快就被小洁遗忘了。

今天的晚宴跳舞跳得太拼命了,浑身都没了气力,草草洗了个澡便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也许是在宴会时兴奋过度,小洁猛的从梦中醒来,彻骨的寒冷冻得小洁浑身直哆嗦。正值夏季,没道理会冷成这样啊,白气都从嘴里呼出了,小洁将毯子裹得更紧了些,白晃晃的月光将小洁的房间照的通亮。如此明亮的月光小洁却无心在意,小洁是侧着身子背对着窗户睡得,半夜醒来小洁应该看见的是雪白的墙壁。现在这月光将这面墙照得更白了,嗯,是很白啊,正因为白,才使得墙上的影子是如此的清晰,一个直挺挺的女人的影子,在风的吹拂下及腰的长发不停地摆动着。

小洁想翻个身,却动弹不得,似乎自己被钉在了床上了一般,无论怎么使劲儿却依旧无济于事,是梦吗?小洁心里这样想着,但这彻骨的寒冷好像不是梦里能感觉到的。那女人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只是在盯着自己,小洁感觉到了一双凶狠贪婪的眼睛,她害怕极了,心也跟着剧烈地跳动着,就好像要跳出来一样。然而之后的一幕更是令自己不明所以,黑影所对应的头部,一双血红的眼睛猛地睁开了,随后一个人从影子里慢慢的走了出来,依旧是那张苍白而英俊的脸,依旧是那副笑容。可是在小洁眼中,他已不再是那个令自己心动的小伙子了。他的脸上只有令人恐惧的贪婪之情,就像吸血鬼遇上可口的鲜血一般。

身后的影子动了,一个熟悉的血红色身影飘到面前,那是自己的旗袍。『旗袍』自己在动,但墙上留下的却是有头有脚的影子。渐渐地,影子与旗袍重叠在一起,一个没有头的女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影子却是有头且长发及腰。她似乎死了很久了,腥臭扑面而来,一滴滴殷红从脖颈处流出。小洁发现,自己的脖子居然也在流血,就在眨眼的瞬间,小洁已经与女鬼零距离了。小洁吓得张嘴大叫,可嗓子像卡住了什么也叫不出来。一只冰冷的手掐住了小洁的脖子,越来越紧,紧得喘不过气。另一只手则一把揪住了自己的心,渐渐地视线模糊了。恍惚间,不知何时小洁已经站了起来。床上则躺着一具无头女尸,女尸左手的胎记告诉了自己,那尸体正是自己。

也就是说自己的头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而尸体胸口正流着鲜血的窟窿告诉自己,心也不再是自己的了,就在那双不属于自己的手上,一颗心脏正跳动着。渐渐地,小洁的嘴角略微的上翘,身体似乎取得了头部的主导权。一种不属于小洁的陌生女人的声音从小洁的嘴里发出,「傻姑娘,现在这旗袍的主人回来了,多谢你了!」她捧着小洁的心交给了男子,「拿去吧!这是你应得的。」

小洁的脸渐渐裂开,「啪!」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一张陌生的脸蜕变出来,女子对着镜子满意的笑了笑。径直走进了镜中,男子则一脸诡异的笑容,拾起在地上小洁的脸,「我的收藏品还有这个哦!」说罢便遁隐于黑影之中。

ghostbanner-01.jpg

似薄似厚的云遮住了明月,小洁的房中寂静无声,屋内与屋外的温度就像是寒冬与酷暑。两个似人似鬼的不明生物早已离去,留下的只有一具不完整的尸体,窗外的风窜入屋内,「呜呜」作响,似哭似笑,似哀似嚎。

找短篇鬼故事找新番小情报找电影找美女找源味新番动漫情报
源味漫谈 » 血色旗袍